ag国际厅ag88|开户
行政裁定书

(2019)鄂行终1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何秀林,男,1970年10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钟祥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谷友军,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德隆,北京雍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钟祥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北省钟祥市郢中镇石城大道东路2号。

法定代表人郭志泉,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俊,钟祥市水务局工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慧明,湖北王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何秀林因诉钟祥市人民政府行政强制一案,不服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8行初42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何秀林向原审法院起诉称,钟祥市人民政府设立的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于2018年8月8日向何秀林下发了清障令,要求何秀林于2018年8月13日前自行清除影响河道行洪的私设障碍物。该清障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⒈程序违法。该清障令未充分保障何秀林享有的权利,未给何秀林陈述、申辩的机会,未告知何秀林有要求听证的权利。⒉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何秀林养殖地不属于河道范围,也未在钟祥市人民政府规定的禁止养殖区和限制养殖区范围,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的相关规定。何秀林养殖用地是依法租赁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业用地,不属于违法占地,责令何秀林拆除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确认钟祥市人民政府设立的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的清障令违法,并予以撤销。

原审查明,2009年9月21日,何秀林与钟祥市郢中镇划子口社区居民委员会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在汉江河道内建养鸡场。2018年8月8日,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向何秀林作出《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清障令》,责令何秀林于2018年8月13日前自行清除影响河道行洪的私设障碍物。何秀林不服,于2018年10月24日提起本案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有防汛抗洪任务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设立由有关部门、当地驻军、人民武装部负责人等组成的防汛指挥机构,在上级防汛指挥机构和本级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指挥本地区的防汛抗洪工ag国际厅ag88|开户作。”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河道、湖泊范围内阻碍行洪的障碍物,按照谁设障,谁清除的原则,由防汛指挥机构责令限期清除;逾期不清除的,由防汛指挥机构组织强行清除,所需费用由设障者承担。”本案中,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是钟祥市人民政府依据上述法律规定设立的防汛抗旱指挥机构,具有对河道、湖泊范围内阻碍行洪的障碍物作出责令限期清除和组织强行清除的法定职权,属于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前款所称行政行为,包括法律、法规、规章授权的组织作出的行政行为。”的规定,何秀林对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的《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清障令》不服,应以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为被告提起诉讼。经该院释明,何秀林不同意变更被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原告所起诉的被告不适格,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原告变更被告;原告不同意变更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应驳回何秀林的起诉。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五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经合议庭评议,裁定驳回何秀林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何秀林。

何秀林上诉称,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没有组织机构代码,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对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的《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清障令》提起诉讼的,应当以组建该机构的钟祥市人民政府为被告。原审法院以被告主体不适格,原告不予变更为由驳回何秀林的起诉,属于事实认定、适用法律错误。因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法院2018年11月21日作出的(2018)鄂08行初42号行政裁定书,依法确认钟祥市人民政府设立的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的清障令违法并予以撤销。

钟祥市人民政府答辩称,按照职权法定的原则,钟祥市人民政府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主体。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及其办公室是法定机关,具有指挥防汛抗旱、河道清障的法定职责,何秀林应以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为被告主体提起行政诉讼。何秀林所建建筑位于汉江两堤之间,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的河道管理范围,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针对何秀林作出《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清障令》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原审认定的事实有钟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2018年8月6日的《询问笔录》、2018年8月7日的《勘验笔录》、钟祥市郢中街道办事处划子口社区居民委员会的《情况说明》、钟祥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2018年8月6日的《证明》、钟祥市国土资源局2018年8月6日的《证明》等证据证实,裁定驳回何秀林的起诉适用法律正确,且程序合法。何秀林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何秀林的上诉。

本院认为,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系钟祥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常设的防汛抗旱指挥机构,具有对钟祥市域内河道、湖泊范围阻碍行洪的障碍物作出责令限期清除和组织强行清除的法定职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何秀林对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2018年8月8日作出的《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清障令》不服,应以钟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为被告提起诉讼。原审法院经释明何秀林表示不同意变更被告后,裁定驳回其起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并无不当。何秀林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钟祥市人民政府的答辩意见具备相应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采信、支持。

综上,原审程序合法,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何秀林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王争
审判员赵晓云
审判员李伟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雷禹
书记员雷禹(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