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国际厅ag88|开户
刑事裁定书

(2018)鄂刑终390号

原公诉机关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帆,男,汉族,1990年10月25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刘丽伟、叶渊,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龚章学,别名“学”,男,汉族,1970年12月20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苏卫东、鄢博丹,北京仁人德赛(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龚雪林,别名“龚三”,男,汉族,1977年11月24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犯盗窃罪,于2008年6月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2012年9月5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9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陈湘江,北京仁人德赛(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凯,男,汉族,1992年6月7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孙立威,男,汉族,1986年10月22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阳,男,汉族,1994年1月12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斗殴于2017年2月15日被行政拘留,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同年2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孙高峰,男,汉族,1986年3月10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孙盼,男,汉族,1990年8月5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孙智昊,男,汉族,1986年9月18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彪,男,汉族,1994年7月23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7年2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振兴,男,汉族,1994年4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斗殴于2017年2月15日被行政拘留,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同年2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小欢,男,汉族,1990年11月25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斗殴于2017年2月15日被行政拘留,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同年2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利,男,汉族,1990年6月13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黄陂区。因斗殴于2017年2月15日被行政拘留,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同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帆犯故意杀人罪,原审被告人龚章学、孙高峰、龚雪林、孙盼、吴凯、孙立威、孙智昊、陈彪、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犯聚众斗殴罪一案,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8年9月17日作出(2018)鄂01刑初6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陈帆、龚章学、龚雪林、吴凯、孙立威、赵阳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合议庭经审阅本案卷宗材料,审查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依法决定不开庭审理。合议庭依法讯问了上诉人陈帆、龚章学、龚雪林、吴凯、孙立威、赵阳、原审被告人孙高峰、孙盼、孙智昊、陈彪、陈振兴、陈小欢、陈利,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核实了全案证据,对一审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了全面审查。本案现已审理终审。

原审判决认定:2017年2月13日凌晨,被告人陈帆获知被告人龚章学将其想要的毒品“麻果”取走后,遂在电话中与龚章学发生争吵。随后,陈帆与被告人陈振兴乘坐被告人赵阳驾驶的摩托车到武汉市黄陂区祁家湾街达义铺村龚章学住处欲找龚某“扯皮”,因龚章学不在家,陈帆遂用其携带的洋镐将龚章学家中的部分家俱砸坏,将龚章学之子龚振头部打伤(轻微伤)。同日上午,龚章学得知龚振被打后,便将此事告诉了被告人龚雪林,龚雪林遂邀约肖某(在逃),并让其帮忙邀人准备报复。肖某即通过被害人孙某1邀约了被告人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吴凯等人。同日下午,龚雪林、孙某1分别驾车带领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吴凯及肖某携砍刀至武汉市黄陂区李家集街四陈家砦寻找陈帆欲实施报复。与此同时,陈帆指使被告人陈彪以买“麻果”为由约龚章学见面,龚章学便与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吴凯分别乘坐龚雪林、孙某1、被告人孙智昊驾驶的车辆与肖某一同前往武汉市黄陂区李家集街方安集贾家铺十字路口,肖某将事先准备的砍刀分给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吴凯和孙某1,龚雪林安排妥后便驾车离开现场。陈彪见状,遂电话告知陈帆,通知其前往上述地点,同时提醒陈帆对方已有多人等候。陈帆遂携带匕首与陈振兴、赵阳、被告人陈小欢、陈利分别乘坐摩托车到达上述地点。双方见面后,陈帆便持匕首与孙某1等人砍打在一起,在打斗过程中,陈帆持刀将孙某1左胸部以及右肩部捅伤;孙高峰、孙盼、吴凯持刀砍击陈帆的头部、下肢等处;在斗殴的另一处,龚章学持木棍殴打陈利手臂、大腿等部位。尔后,斗殴双方逃离作案现场。经法医鉴定,孙某1因心脏及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而死亡;陈帆的损伤属轻伤二级;陈利的损伤属轻微伤;龚振的损伤属轻微伤。案发后,被告人陈彪、陈振兴、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孙智昊、吴凯、龚章学分别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陈帆、龚雪林、赵阳、陈利、陈小欢被公安机关抓获。

另查明,在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某2、高某、孙某3、孙某4要求被告人陈帆、陈彪、龚章学、龚雪林、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共同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医疗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被害人家属处理丧葬事宜费用、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3155935.5元。庭审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龚章学、龚雪林的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原告人自愿撤诉并表示对被告人龚章学、龚雪林的犯罪行为予以谅解。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另行作出准许撤诉裁定书。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物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现场勘查检验笔录、指认现场笔录、辨认笔录、被告人陈帆、龚章学、孙高峰、龚雪林、孙盼、吴凯、孙立威、孙智昊、陈彪、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帆、龚章学、孙高峰、龚雪林、孙盼、吴凯、孙立威、孙智昊、陈彪、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持械聚众斗殴,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严重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陈帆系致人死亡的直接凶手,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其他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龚章学、孙高峰、孙盼、吴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孙智昊、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均系从犯,应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陈彪、陈振兴、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孙智昊、吴凯属自首,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龚章学虽自动投案,但不能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龚雪林、赵阳、陈小欢、陈利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坦白,可依法从轻处罚。龚章学、龚雪林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达成赔偿协议,得到原告人的谅解,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龚雪林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一条,第四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陈帆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龚章学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三、被告人孙高峰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四、被告人龚雪林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被告人孙盼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六、被告人吴凯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七、被告人孙立威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被告人孙智昊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九、被告人陈彪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被告人陈振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十一、被告人赵阳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十二、被告人陈小欢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三、被告人陈利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四、公安机关收缴的砍刀、木棍等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没收。

陈帆上诉提出:1.没有证据证明孙某1的死亡是我造成的。2.我在公安机关的三次口供系受办案人员威胁,应属非法证据。3.即使孙某1的死亡系其造成的,我的行为也属正当防卫。其辩护人提出:1.认定陈帆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即使认定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与陈帆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也应以故意伤害罪对其定罪量刑。3.即使陈帆对本案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其也应承担的是防卫过当的刑事责任。4.造成本案结果的主要责任在被害方。

龚章学上诉提出:1.没有证据证实我持木棍殴打陈利。2.陈帆先打伤其子,陈帆有过错。3.我自动投案,应为自首,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得到被害方谅解,一审量刑过重。其辩护人亦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

龚雪林上诉提出:我没有参与打斗,我系从犯,有坦白情节,并积极赔偿了被害方经济损失,得到被害方谅解,一审量刑畸重。其辩护人亦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

吴凯上诉提出:我没有动手打人,作用较小,一审量刑过重。

孙立威上诉提出:我系从犯,一审量刑过重。

赵阳上诉提出:我没有参与打斗,系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应从轻处罚,一审量刑过重。

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根据本案事实、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评判如下:

1.关于陈帆提出没有证据证明孙某1的死亡是他造成的,陈帆的辩护人提出认定陈帆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陈家奔、陈苏的证言及陈振兴、陈彪、赵阳、陈小欢、陈利、孙高峰、吴凯的供述均证实陈帆一方只有陈帆一人携刀,且只有陈帆一人与被害人孙某1打斗。陈利还证实陈帆在逃离作案现场时说:“老子搞倒一个,赚了。”陈帆在公安机关供述其去现场时,陈利让他不要带刀,他还是将刀带上了;与对方打起来后,他头部被人砍一刀,他就顺势朝那个男子身上刺了一刀。综上,足以认定陈帆系致孙某1死亡的凶手。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龚章学及其辩护人提出没有证据证实龚章学持木棍殴打陈利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陈利辨认出龚章学系持木棍殴打他的人;陈振兴证实案发后,陈利指着龚章学询问打他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说他叫龚章学。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ag国际厅ag88|开户予采纳。

3.关于陈帆提出其在公安机关的三次口供系受办案人员威胁,属非法证据,应予排除的上诉理由。

经查,2017年4月5日、6日、19日,办案人员梅高雄、袁某三次讯问陈帆的笔录,既有审批手续,也有同步录音录像印证,均为合法取得。一审开庭时,两名办案民警均到庭证实了审讯陈帆的手续合法。同时,一审还当庭出示了公安机关的呈请提出监所报告书、看守所在押人员体表检查表、健康检查表、出所和回所体表检查结论、2017年4月5日、6日、19日讯问陈帆的同步录音录像。且一审辩护人当庭对上述证据的合法性表示无异议,还表示除陈帆的自述外,无其他证据证实陈帆受到威胁。因此,上述证据不属非法证据。故上述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以采纳。

4.关于陈帆提出即使孙某1的死亡是他造成的,他的行为也属正当防卫,其辩护人提出造成本案结果的主要责任在被害方,即使陈帆对本案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也应承担的是防卫过当的刑事责任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本案中,陈帆首先殴打无辜,挑起事端。随后,又以买“麻果”为由约龚章学滋事,携刀赴约。双方见面即持械互殴,在互殴过程中持刀刺击孙某1,致其死亡。双方的互殴行为都是不法侵害,不属正当防卫。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5.关于陈帆的辩护人提出即使认定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与陈帆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也应以故意伤害罪对其定罪量刑的辩护意见。

经查,陈帆携刀参与聚众斗殴,且在打斗过程中不计后果,持刀刺击他人要害部位,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故上述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6.关于龚章学及其辩护人提出龚章学自动投案,应认定为自首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龚章学虽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不能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7.关于龚雪林及其辩护人提出他没有参与打斗,自愿认罪,有坦白情节;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得到被害方谅解;原判量刑畸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龚雪林开车送人到现场后离开,未参与打斗;认罪悔罪,有坦白情节;其亲属赔偿被害方损失,得到被害方谅解等情节均属实。但龚雪林受龚章学指使,邀约肖某,还授意肖某邀约他人,系主犯,还系累犯。一审法院在裁量刑罚时综合上述情节,对龚雪林的量刑适当,本院不再重复考量。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8.关于龚章学及其辩护人提出陈帆先打伤龚章学之子,龚章学的亲属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得到被害方谅解,应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

经查,龚章学所提上述情节虽属实,但一审法院在裁量刑罚时已对上述情节予以考虑,且对龚章学的量刑适当。本院不再重复考量。故对龚章学及其辩护人请求对龚章学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9.关于赵阳提出他没有参与打斗,系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应从轻处罚,一审量刑过重;吴凯提出他没有动手打人,所起作用较小,一审量刑过重;孙立威上诉提出他系从犯,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

经查,赵阳、吴凯、孙立威所提上述情节虽属实,但一审法院在裁量刑罚时已对上述情节予以考虑,且对赵阳、吴凯、孙立威的量刑适当,本院不再重复考量。故对赵阳、吴凯、孙立威请求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均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帆、龚章学、龚雪林、孙立威、吴凯、赵阳、原审被告人孙高峰、孙盼、孙智昊、陈彪、陈振兴、陈小欢、陈利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持械聚众斗殴,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陈帆系首要分子和致人死亡的凶手,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龚章学、孙高峰、龚雪林、孙盼、吴凯、孙立威、孙智昊、陈彪、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的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龚章学指使、邀约他人,持械殴打他人致人轻微伤;龚雪林受龚章学指使,邀约肖某,并授意肖某邀约他人;孙高峰、孙盼、吴凯虽受人邀约,但持械积极参与打斗,致人轻伤二级;陈彪受陈帆的指使联系龚章学等人见面“扯皮”,并短信告知陈帆对方已多人等候;孙立威携带砍刀积极参与,上述七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孙智昊、陈振兴、赵阳、陈小欢、陈利受邀参与,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均系从犯,应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案发后,陈彪、陈振兴、孙高峰、孙盼、孙立威、孙智昊、吴凯均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均系自首,均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龚章学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不能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龚雪林、赵阳、陈小欢、陈利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坦白,依法均可从轻处罚。龚章学、龚雪林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达成赔偿协议,得到原告人的谅解,均可酌情从轻处罚。龚雪林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八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上诉人陈帆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审判长邓海兵
审判员周卫娅
审判员王少虎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王金萍
书记员冯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