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国际厅ag88|开户
行政裁定书

(2018)鄂行赔终47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鲁昌砺,男,1973年2月14日出生,汉族,住荆州市荆州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政府,住所地:荆州市荆州区荆州中路80号。

法定代表人夏光宏,区长。

委托代理人陈鹏,湖北吕军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

上诉人鲁昌砺因诉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荆州区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10行赔初15号行政赔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裁定认定,原告鲁昌砺在荆州区郢城镇荆北村十二组拥有私房一幢,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该房屋位于荆州区棚户区改造项目规划红线范围内,适用《荆州区站西单元荆北村集体土地上房屋搬迁与补偿方案》。2018年5月31日,荆北村村民委员会对原告鲁昌砺下达房屋助拆“温馨提示”,同年6月5日对其房屋进行了拆除。

另查明,原告鲁昌砺在2018年6月6日起诉状中所列被告为三个,即:荆州区政府、区征收办及郢城镇政府。本院经初步审查,认为根据其诉请和提交的证据,荆州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对此,本院依法向原告鲁昌砺进行了释明,原告于2018年9月26日向本院书面申请将上述三名被告变更为荆州区政府。为进一步查明案情,本院仍通知区征收办、郢城镇政府参与了庭审。2018年10月22日,原告鲁昌砺再次向本院提交书面申请,坚持将其起诉状中所列上述三名被告变更为荆州区政府一名被告。

一审裁定认为,本案系因荆州区政府对涉案站西单元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对该片区如原告鲁昌砺等集体土地上房屋采取协议搬迁,由原告所属村委会进行“助拆”所产生的纠纷,案件争议焦点为,被告荆州区政府是否系涉案房屋的强拆主体和赔偿责任承担主体。原告认为,站西单元项目部组织拆除了其房屋,该行为后果应由组建单位荆州区政府承担,并向本院提交了相关的证据。经审查,站西单元项目部虽为荆州区委办公室发文成立,但其系协调指挥机构,并未实施涉案房屋拆除行为。原告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荆州区政府或者站西单元项目部直接实施或对外委托实施了对原告房屋的强拆行为。因鲁昌砺起诉荆州区政府为涉案房屋强拆主体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于2018年10月30日作出(2018)鄂10行初92号行政裁定,已依法驳回原告鲁昌砺对荆州区政府的起诉。在此情形下,其对荆州区政府一并提起的赔偿诉讼亦因被告主体不适格,不符合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的法定起诉条件,该赔偿诉讼亦应同时驳回。鲁昌某涉案房屋被强拆提起赔ag国际厅ag88|开户偿诉讼,鲁昌砺可在依法正确选择适格被告后,向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另行起诉。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裁定驳回原告鲁昌砺对被告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政府的起诉。

鲁昌砺上诉称,荆州区政府是本案适格被告和责任主体,一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条件。涉案房屋属于集体土地上房屋,位于荆州区棚户区改造项目规划红线范围内,适用《荆州区站西单元荆北村集体土地上房屋搬迁与补偿方案》,该方案规定的搬迁主体为郢城镇人民政府。2018年5月31日,荆北村村民委员会对原告鲁昌砺下达房屋助拆“温馨提示”,同年6月5日该房屋被拆除。虽然荆州区政府作出荆政区[2017]3号《荆州区政府关于荆州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的决定》,规定由荆州市荆州区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实施该决定。但是该决定只适用于国有土地上房屋,鲁昌砺的房屋属于集体土地上房屋,故并不适用于该决定。鲁昌砺认为荆州区政府实施了强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为,以荆州区政府为被告,提起房屋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诉讼,但鲁昌砺提供的证据均不能证明荆州区政府组织实施了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为,且荆州区政府针对涉案房屋并未作出征收决定。鲁昌砺以荆州区政府为被告提起的针对房屋行政强制的起诉,一审法院已经裁定驳回起诉,本院作出(2018)鄂行终1121号终审裁定予以维持。因此,其对荆州区政府一并提起的赔偿诉讼亦不符合起诉条件,一审裁定驳回起诉,适用法律正确。鲁昌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张辅伦
审判员胡文
审判员龚荣华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汪逸